但无果而终

2021-01-04 07:06

鉴于此,才有高人建议国药集团拿出一笔钱,把这些遗留问题处理好。上述知情人士说,这也是恒悦公司和国药平顶山公司不愿向外界承认存在这笔专款的真正原因。

赵涵告诉记者,在他2013年初任职高新区管委会党工委书记之前,这笔钱已经由管委会政府作为第三方见证者,与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和恒悦公司签署了一份“三方协议”,由国药控股委托恒悦进行相关遗留问题的解决。赵涵称这份三方协议很可能就是在张耀国担任党工委书记之前就拟定的,而张耀国已因贪腐锒铛入狱。

赵涵对恒悦公司和国药控股平顶山矢口否认略感惊讶。“为什么要否认呢?”赵涵说,这份协议他看到过,确实存在。不过赵涵以涉及商业机密为由,拒绝给记者查看这份神秘的三方协议。

从2006年开始,这块被以租代征的土地就闲置,既然政府将其收回并进行招拍挂出让。企业为何要在土地出让金之外拿出一笔“协调费”呢?

而多个信源显示,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在以55万元/亩,支付总价款2660万元土地出让金之外,还额外拿出575万元作为这块土地的“协调费”,其中主要用以解决这块地的纷争。其中75万元是政府已重复支付了的征地补偿款,剩余500万元则是用来解决这块地的“遗留问题”。

平顶山高新区主干道南侧一处52亩土地被围墙围起,打好了地基静静地躺在这里。这些地基原本会成为工业厂房,由大汉工业孵化园租赁给入园企业使用获利。但这片土地由于以租代征,缺乏合法手续而被平顶山国土局在2007年收回。

记者联系到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予以求证,一马姓董事长否认了曾拿出过这笔钱,并称招拍挂环节没有问题,也否认了三方协议的存在;同样,恒悦公司董事长梁振年也否认了这笔钱的存在,他在电话里回应记者“我不知道这事,别问我”。说完匆匆挂断电话。

恒悦公司是平顶山高新区内一家“园中园”的民营企业,主要运营恒悦工业园项目。《中国经营报》记者获取的消息称,国药集团平顶山公司在高新区投资的医药物流项目,就是恒悦公司董事长梁振年穿针引线。

借75万元给东任庄村委用于前期支付农民的先期补偿,双方约定,这部分费用本该由国土部门在正式征用时支付,待土地部门支付地面附属物、青苗费时,东任庄村将该款项无条件退还。而大汉实业每年向村委缴纳5000元关系协调费,并保证乙方建设施工、经营顺利进行,此后大汉实业可以无条件在任意时间征用该项土地。

6年后,这块土地被平顶山市国土局公开挂牌出让,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顺利摘牌。这块土地的命运似乎画上了一个圆满句号,但是纷争接踵而至。

一段来自开发区管委会某副主任的录音显示,这笔费用确系由国药控股支出,且已经有“400万元被挥霍”,“剩下的100万元还挂在国药控股的账上”。上述人士录音中透露的信息还显示,曾有人担心这500万元放在开发区管委会账上不安全,但“现在看来放在开发区管委会才是安全”的。

牵涉到东任庄村委产生的费用,仅是陈国清提出的348.9万元中的一小部分,更多费用体现在了送礼、行贿和各种协调事宜上。根据陈国清向记者展示的一张送礼清单,除了约100万元系征地费用外,其他全部围绕与相关工作人员拉关系有关,其中既有为工作人员购置房产的票据,也有为家庭成员以外女人账号汇款的银行往来凭据。记者见到的这份行贿清单上,罗列了涉及高新区管委会的官员包括招商、财政和国土部门多个官员,总额将近90万元。

知情人士向记者表示,这笔钱名义上用来支付原来地块上的围墙、地基等设施产生的成本,但顶多几十万元,何况这部分费用已经由高新区管委会重新做了补偿。这笔费用更确切的目的在于,要解决这块对官员进行贿赂产生的隐形投资成本,否则会引起“不安定因素”。

原本早就因为当年违法征地而自认倒霉的大汉实业,因为这起公告而看到了一些希望和蹊跷。希望在于,当年投入到这块土地的数百万元正是政府这起公告中所要解决的矛盾主体,蹊跷的是,这原本是应该政府出面解决的善后事宜,却交给了一家民营企业来处理。

记者未能联系上冯生涛, 不过高新区现任管委会党工委书记赵涵告诉记者,“这块地我们不是无偿的,是政府重新给群众进行了补偿,征收回来后又采取公开挂牌的形式重新出让。”——这意味着,在这笔款项中有一部分给农民的补偿是重复支出的。

但这笔按照国家政策毫无必要支付的费用并没有真正用于前期问题的解决,而出钱方和手握这笔巨款的一方均否认了这笔钱的存在。围绕这笔款项的争夺,揭开了平顶山高新区土地征用过程中诸多不为人知的黑幕。

管委会有工作人员告诉记者,国药控股拿出这笔费用时,多家与陈国清有经济往来者都出现,希望通过提供的票据获得这笔费用。其中一家利益相关方索要700多万元,但是真正能够拿出证据的仅有十多万元。

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和恒悦公司为何要隐瞒这笔费用呢?记者采访中,多位知情人士均将该问题的答案与梁振年同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董事长直接的关系关联起来:当初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投资的物流项目,就是由梁振年“介绍”落地高新区的。而梁振年妻子与国药控股董事长马某家属是老乡关系。记者无法证明后者之间的关系。

在挂牌之前,平顶山高新区管委会在当地报纸刊登了一份不起眼的公告,称所有与这起土地有纠纷的相关方在10日内凭相关证据,由委托的恒悦公司进行全权处理。

赵涵称,陈国清背后的产权关系复杂也让高新区管委会感到头疼,也曾委托多人找到陈国清,希望他能回平顶山一趟,将这块地的产权问题厘清。投资失败的陈国清拒绝回去,不过他给高新区管委会写了一封信,表示全权委托生意上的伙伴、大汉实业总经理袁付国进行产权的善后事宜。

为何由一家民营企业,而非政府出面解决土地的纠纷?而这家身为“裁判员”的恒悦公司本身也是“运动员”。按照陈国清的说法,他确实欠梁振年钱,不过也仅仅十多万元。

大汉工业孵化园的投资主体——河南大汉实业董事长陈国清委托总经理袁付国拿着各种证据找到恒悦公司,但得到的答复是“你找我,我欠你钱吗?”

除了陈国清之外,曾与陈国清有过债务关系的中铁物流老总郭耀甫也曾循公告而至,但无果而终。还有多位与陈国清有利益关系者粉墨登场。拿着各种与陈国清有借贷关系的凭据找上门希望讨要到这笔费用。

疑问源自于一份三方协议,由平顶山高新区管委会、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和恒悦公司三方签署于正式招拍挂之前。记者获悉,这份协议约定了575万元的支出缘由、支出方式和用途。其中管委会代表由时任党工委副书记的冯生涛签字。

早在2004年底,平顶山市卫东区东高皇乡东任庄村委就与大汉工业孵化园签订了一份合同。双方约定就50亩土地合作10年的期限,从2006年至2016年,由大汉工业孵化园进行管理。每年给东任庄村10万元收益金。

2013年10月25日,河南平顶山高新区管委会与国药控股平顶山有限公司签订用地协议,将一块52亩的土地拍卖给国药控股平顶山有限公司用作一处物流建设项目。原本正常的招拍挂,国药控股平顶山公司却额外拿出500多万元作为“协调费”,用以解决前期“遗留问题”。